聯系我們:通過郵件
歡迎光臨扔書網!
當前位置:扔書網 > 都市小說 > 青春期萬歲 >

第52章 你是個好人

    見到張熙文要行兇,蘇媚趕緊過來阻攔,她一向是這么愛護學生。

    我說,“蘇老師,你讓他來,這狗東西發狂了,不收拾一下不知道天高地厚。”

    聽到我的話,張熙文本來被蘇媚抓住了手臂,氣得又強行掙開,五指箕張如爪,猛的朝我抓來。

    這貨三番兩次的想打我,我也沒必要跟他客氣,當即出手,用上了瑤瑤教的招數。

    哎喲,張熙文慘叫了一聲,胳膊險些被我扭脫臼。

    蘇媚目瞪口呆,果果也驚訝的捂住了嘴。大約她們也沒料到,我居然深藏不露,一下子就制住了對手。

    腳步輕輕移動,我繞到了張熙文身后,一腳踹向他的腿窩,用的力氣可能大了點,這貨也很不經打,瞬間就單膝跪下了。

    “放手!快放開!”可能覺得顏面盡失,張熙文拼命的咆哮著,頸上青筋根根暴起。

    我沒理會他,而是看向蘇媚,意思是讓她拿主意。

    “放了他,讓他滾,這種人我看了就惡心。”蘇媚語氣冰冷。

    “姓張的你聽好,論打架,你絕不是我的對手,想報仇盡管來,我隨時等你。”我淡定的說著,放開了手。

    張熙文緩緩站起來,臉全黑了,估計長到這歲數,他還沒受過這等窩囊氣。

    他看著蘇媚,嘴巴動了動,似乎想說些什么,始終沒說出來,然后垂頭喪氣的走了。經過我旁邊的時候,他刻意保持著一定的距離,或許怕我再次打他。

    “林棟,你是不是會功夫?”果果偷偷問我。

    我嘻嘻的笑了,“沒有,在公園偷學了兩招,打著玩呢。”

    在外人面前,我肯定不能說出師父是誰,也沒那個必要。進入武者大門后,我慢慢的意識到,世上高手如云,象我這樣的小蝦米,還是低調一些的好,免得被人背后笑話。

    “怪不得你一天打架滋事,以后給我收斂點。”蘇媚很不滿意。

    我趕緊說,一切聽媚姐的。

    離開小區,我看到路邊有個早餐攤,就想過去買點面包牛奶什么的。

    付錢的時候,我意外發現,早餐攤老板突然臉色狂變,目光驚駭的盯著我身后。

    霎時間,我冷汗都下來了,絕對是有危險啊!

    使出全身的力氣,我用了個類似蛙跳的動作,猛的往側前方躍去。

    呼!

    也就在這時,一輛嶄新的路虎極光,從我剛才站立的地方碾過。

    此時此刻,馬路上已經是車來車往很是喧鬧,這車有意接近我,距離近了才突然加速,我險些中了暗算。

    “張熙文!你敢開車撞我,想謀殺是吧?!”我看清了車牌號,頓時火冒三丈。

    張熙文有點心虛,也沒敢在現場滯留,加大油門就想溜走。

    我順手拿起早餐攤的一罐八寶粥,猛的砸過去,砰的一聲,路虎極光的后車窗給砸出了密布的蛛網狀裂痕。

    縱然如此,這車子仍舊沒停,一溜煙逃走了。

    越是回想剛才的情況,我越是后怕,對張熙文的恨意也更深了,下次再遇到他,我就算拼著進局子,都要把他打成死狗。

    來到學校。

    剛上樓的時候,我就看到了肥羊,這貨臉上擦滿了藥水,嘴巴腫得象鴨嘴獸,樣子已經沒法看了。

    驟然見到我,肥羊眼中滿是怨毒,但是腳步卻在慢慢后退。見狀,我佯裝舉起拳頭,肥羊嚇得抱頭就跑。

    見過慫的,沒見過這么慫的。我搖了搖頭,感覺心里的郁悶都消散了不少。

    一路上,不停的有人跟我打招呼,棟哥棟哥的叫得很親熱。

    搞得我很奇怪,什么時候,我在學校里人氣這么高了?

    上到三樓的時候,一個穿著牛仔褲格子衫的人,嘴里叼著根牙簽,皮笑肉不笑的看著我。

    附近的同學,似乎都很怕他,沒有一個敢接近的。

    “你是?”我疑惑道。

    “呵呵,亮哥沒跟你提起過?我是高二的丁勇峻,你可以叫我阿勇。”對方淡定道。

    擦,原來是他。

    我心中一動,立即反應過來。

    傳聞中,丁勇峻是高二老大,很有些拳腳功夫,臉上還有一道淡淡的疤痕。

    “勇哥。”出于禮貌,我叫了一聲。

    仔細看去,對方左邊臉頰,還真有一道類似刀疤的舊傷。可能是因為時間太久,傷勢恢復得不錯,不注意的話,還真看不出來。

    丁勇峻呵呵了兩聲,慢吞吞的走向我。

    我注意到,他雙腿修長,下盤也很穩,移動之際象是活動的拳架,確實不象是門外漢,應該是練過的。

    “林棟,我聽說你最近風頭很勁,而且,你也挺能打,”丁勇峻說,“不如咱們找個機會切磋一下。”

    “沒有的事,”我趕緊說,“我這兩下子,哪里敢跟勇哥你比,還是算了吧。”

    丁勇峻玩味的看了我一眼,沒吭聲,拍了拍我的肩膀,居然就這么走掉了。

    看著他的背影,我心里也不禁犯起了嘀咕。尼瑪,他這是啥意思?不會是受了孫浩的指使,有意來針對我吧?

    到了班里,我找了幾個消息靈通的同學打聽了一下。有人說,丁勇峻從小就練跆拳道,腿腳功夫很犀利,說是已經踢爛了幾個沙袋,一般人根本不敢惹他。

    我聽了也是暗暗吃驚,以他的身手,當學校扛把子都有余了,怎么會屈居于黃亮之下,甘心只當高二老大。

    換成以前,我肯定也怕他。只是,見識過金紫麟的暗器手法,以及瑤瑤的金剛搗錐,我的眼界也提升了起來,自然淡定了許多。

    課間操的時候,趙雪找到我,跟我說,“黃亮找你有事,讓你晚上七點半,到他宿舍去。”

    “他說是什么事了嗎?”我問道。

    趙雪搖了搖頭,“他從來不跟我說那些。”

    我想了想,又問,“小嬌那邊怎么樣?”

    “有人看到,小嬌的確放出來了,不過,她似乎不想上學,一直沒來學校。”趙雪回應道。

    “行,那你小心一點。”我又道。

    “多謝關心。”趙雪笑瞇瞇的走了。

    趙雪前腳才走,陳珂后腳就給我發來了短信,“壞蛋,晚上有沒有空,去我家修電腦。”

    她總是這樣,為了避人耳目,在學校不會主動來跟我交談,只會悄悄發短信。

    我很想跟她說,我不想修電腦,想修點別的……就是怕她不答應。

    “今晚未必有空啊,改天行嗎?”我回復道。

    “不行,今晚你不來,以后也別來了。”陳珂象是生氣了。

    我聳了聳肩,心里很是無奈,因為不知道黃亮找我有什么事,只能看情況了。

    中午。

    還沒到十二點,我的肚子已經餓得咕咕叫。

    正從宿舍出發去飯堂的時候,卻有人給我送來了盒飯。

    我看著送飯者,心里一陣陣的無語,是張艷啊,她怎么又來了。

    “棟哥,你吃嘛,我在外面‘大可以’酒樓給你弄的外賣,還給你加了兩個荷包蛋。”張艷樣子很誠懇,語調也很緩和。

    我驚訝的發現,今天她打扮得很素凈,沒畫濃妝,也沒有穿那些暴露裝束,風格變得這么大,一時間讓人難以接受。

    我有點猶豫,無事獻殷勤,苗頭有點不對。

    “怎么,你還怕我在飯里下毒啊。那我吃給你看。”張艷自顧自的打開飯盒,挾起一塊糖醋排骨嚼了起來。

    被她這么說,我有點難堪。我也覺得,自己的顧慮太多了。一個大男人,做事應該爽快些。

    何況,“大可以”酒樓做的菜聞名全市,味道那是相當的贊,我也不想錯過。

    看我吃得津津有味,張艷笑了。

    李彬和李正見我已經吃上了,也拿了飯盒出門。

    “你有事想求我?”趁著宿舍里就剩我倆,我試探著問。

    “嗯,”張艷點了點頭,“棟哥,你能借我一點錢嗎?”

    “多少?”

    “你看兩千行嗎,一千五也可以。”

    “出了什么事,你要那么多?”

    “一些私事,你放心,我會盡快還給你的。”

    “為什么找我?”

    “因為你有錢,而且你是個好人。”

    我簡直無語了。

    兩千塊我確實有,可我不想這么不明不白的借出去。

    而且,張艷跟我的關系時好時壞,萬一她借了錢,又跟我翻臉,這筆錢豈不是打了水漂嘛。

    見我臉色猶豫,張艷臉色一下垮了,變得很蒼白,眼淚象斷了線的珍珠,不停的往下掉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,好端端的干嘛哭啊。”我傻眼了。

    聽我這么說,張艷哭得更厲害了,搞得隔壁宿舍的人聽到動靜都跑過來看。不知情的人,或許還以為我把張艷給怎么了。

    “走走走,都走開,沒見過女生哭啊,回家看你老媽去。”我站起來,驅散了圍觀的人。

    看到沒了人,張艷眼眶紅紅的說,“棟哥,小艷我實在是沒辦法,我例假沒來……”

    “有沒有搞錯?”我瞪圓了雙眼。

    這尼瑪的,不是小事啊,難怪她向我借這么多錢。

    “沒搞錯,我的例假一向很準時,”張艷垂著頭,小聲說,“我用試紙檢查過了,確定已經中招。”

    “是孫浩的嗎?讓他負責啊。”我拍了拍大腿。同時,暗自慶幸自己沒有跟張艷糾纏太深,否則真的扯不清楚。

    “可是,他現在根本不理我,還玩起了失蹤。”張艷捂著臉,肩膀跟著顫抖了起來。

    “這尼瑪的還是人?”我火了,“走,我帶你去找他。”

    ……
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

小提示:按 回車[Enter]鍵 返回書目,按 ←鍵 返回上一頁, 按 →鍵 進入下一頁。

买十块三肖赔多少钱