聯系我們:通過郵件
歡迎光臨扔書網!
當前位置:扔書網 > 都市小說 > 穿越之娛樂香江 >

491【有命拿錢沒命花】

    片刻之后,幾位長得兇型惡相的大漢走了進來。看他們那吊兒郎當的樣子,就知道不是什么好東西。

    “你就是夏先生?!你老媽在我們財務公司借了兩百萬港幣,沒錢還。你是她兒子,母債子償,是不是該幫她還一下?”為首的一個大漢冷笑著問道。

    “瑪德,我們幫她還得著么,那個女人早就已經改嫁了,跟我們天哥脫離了母子關系!”陳義信罵道,“你怎么不去找她的姘頭李仲祥去還,卻跑到我們公司來討債,真是豈有此理!!”

    “這么說夏先生是不打算扛這筆債了?!那好,話是你說的,我們走!!”那個大漢冷笑一聲道。

    “站住!!”夏天一招手道,“你們是哪家財務公司的?”

    “我們是鴻發財務公司的,怎么,夏先生想盤我們的底?!”那位大漢乜視著夏天道。

    “這是我們下山豹豹哥,認清楚了!”一個嘍啰大聲叫道。

    “好。”夏天點了點頭,不置可否,“借據拿來給我看。”

    “給,借款兩百萬港幣,利滾利,利息三百萬港幣,總共五百萬港幣。掏錢吧!!”下山豹取出借據來道。

    “敲竹杠啊!!利率有那么高嘛!!”陳義信一聽,大聲吼道。

    “我們的利率就是這樣,借不起就別借!”下山豹振振有詞的道。

    “夠了,別爭了。這五百萬港幣我還你,不過話事先說清楚,以后她的債我不再替她還。借不借錢給她,你們自己想清楚。以后再有人上門討債,我會報警。”夏天開了一張支票道。

    “做兒子做成你這樣,也夠絕的了!”下山豹聽他這么說,忍不住譏諷道道。

    夏天一聽,頓時怒不可遏,一把揪住了他的衣領,“告訴你,我不是她兒子,她跟我沒有關系!!”

    “你放手,快放手!!”下山豹被他勒得喘不過氣來,連忙喝道。

    “蒲你阿母,你不想活了,敢動我們大哥!!”其他幾位大漢見狀,就要上前解救。

    “瑪德,誰敢上來試試?!白刀子進去紅刀子出來!”陳義信抄起一把裁紙刀來攔在跟前道,“我們無敵雙煞你們也敢動!反了天了!”

    他一把刀子亮出來,那幾位大漢都嚇了一跳,不敢再往前走。

    眼見下山豹就要被勒斷氣了,臉蛋脹得通紅,眼睛都鼓出來。

    見此情狀,那幾位大漢都嚇了一跳,沒想到夏天年紀輕輕,斯斯文文,下手之狠卻比他們這些江湖人物還要厲害。這是個瞪眼敢殺人的主兒啊!

    “天哥~”陳義信擔心的喊了一聲道。

    為殺那么一個流氓被判刑,可實在不值得啊!

    夏天一甩手,將下山豹丟了出去,“滾!!”

    “好,你有種。咱們山水有相逢,你別得意的太早。”下山豹雖然拿到支票,但被夏天勒得差點丟了命,大感氣不忿兒,丟下一句話道。

    “瑪德,這筆錢你快點花,小心隔天就沒命了。得罪我們天哥,你還想活!!”陳義信回敬道,隨后把門一關,把那群人趕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天哥,這可不是個辦法啊。要是來一次咱們給一次,多少錢也不夠她造的啊!”陳義信道,“你還是得想個萬全之策,以絕后患才行。”

    夏天點了點頭,咬牙說道,“你去銀行提兩千萬港幣,再去找她一次。告訴她,她所有的底細我們都已經了如指掌了,不用再裝蒜了。這兩千萬港幣她要么拿走,遠走高飛,以后都不在香港露面。要么她就留在香港。我用這兩千萬港幣做暗花,誰要是再敢借給她錢,這兩千萬暗花就要他的命!!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陳義信點點頭。

    夏天隨后又給向華勝打了個電話,“勝哥,鴻發財務公司,你知道底細么?”

    “哦,那是飛鴻的人開的,怎么,問它做什么?”向華勝疑惑的問道。

    夏天笑了笑,“幫我個忙。有個外號叫下山豹的,你幫我割了他的舌頭。”

    “哇,什么事那么大仇啊?!”向華勝嚇了一跳道。

    “他說話不干不凈,我教教他做人的道理啊。”夏天冷笑著道。

    “好吧,包在我身上。”向華勝點了點頭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陳義信提了兩千萬港幣,再度來到佐敦明輝大廈,十六樓B座。

    摁響門鈴,房門打開,依然還是那個女人,見到陳義信依舊十分熱情,“義信你來了,請進,請進~”

    不過陳義信卻對她已無好感,冷著臉進了屋。

    “喝茶還是咖啡,我又新學了幾種糕點,你要不要再嘗一嘗?”那個女人熱情的招待道。

    “不必在我眼前做戲了,你的底細我們已經查清楚了。”陳義信冷冷的道,“長話短說吧,這里是兩千萬港幣,天哥希望你拿到錢之后,離開香港,以后都不要再回來。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那個女人一聽,頓時笑容一僵,顯出悲傷之色,眼圈一紅,眼淚就要流下來。表情轉換之快,就算是金像獎影后也要甘拜下風。

    “那些都是有心人的惡意中傷。你們寧愿聽信謠言,也不愿意相信我么?!你可要知道,我可是他的母親啊。”那個女人哀哀戚戚的道,似乎夏天這么做讓她心碎了一般。

    “是不是中傷你自己心里清楚!今天中午就有人跑到公司要賬,五百萬港幣!你還真敢借啊!!”陳義信冷笑著道。

    “我明明才借了兩百萬……”聽他這么一說,那個女人脫口而出道。說完,就愣在那里了,后悔不迭。

    “怎么,之前不是還說自己錢夠使,完全不需要天哥的錢嘛。現在怎么又跟人家借錢了呢?!”陳義信譏諷道。

    “好,他想讓我離開香港是么,拿一億港幣來!少于這個數,免談!!”見自己的“畫皮”已被戳破,那個女人也不再做戲,臉色一板,冷冷的道。

    “一億港幣?!你做夢吧。”陳義信一聽,怒道。這個女人還真敢獅子大開口啊,也不怕一口吞不下去,噎死!!

    “好,不給是吧,那他就等著替我擦屁股吧。反正沒錢我就去借,沒錢還就去做舞女。到時候,讓他‘干爹’滿天飛,看他還有沒有面子。”那個女人冷笑著道。

    “瑪德,我真沒見過你這么不要臉的女人。要不是你是天哥的那什么,我恨不能大嘴巴抽你!!”陳義信聽她說出這么無恥的話,也不禁氣得三尸神暴跳,七竅內生煙。

    那個女人聽他這么罵,卻是絲毫不以為意,“你不用嚇我,你敢打我么?!別說你不敢,他也不敢哪。他打我就是忤逆不孝,是要天打雷劈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別神氣。這兩千萬你不要就不要,不過你以后也甭想會有人在借錢給你。天哥已經說了,這兩千萬港幣就做暗花,以后誰敢再借給你錢,就用這筆暗花要誰的命!!”陳義信見她不知死活,冷冷的道。

    “你嚇唬我啊,你以為我嚇大的?!他有那個膽子么?”那個女人大聲道。

    陳義信不再同她多費唇舌,起身離開。和那個女人多呆一會兒,他就得得心臟病。

    他從沒見過一個變化那么大的女人。上一次來的時候,她還是溫柔嫻淑,惹人憐愛的美婦人。這一次顯出原形,她就成了無恥之極,陰毒奸詐的真小人。

    “瑪德,真會演戲啊。”陳義信感嘆道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拎著錢回到公司,夏天見她沒有收下錢,并沒有意外。

    “天哥,她不肯收錢,那咱們怎么辦?”陳義信問道。

    “不用急,過兩天就有答案了。”夏天冷笑一聲道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夏天本來以為兩天后才有答案,沒想到向華勝辦事如此利落,到晚上時候,新聞報道就已經出來了。

    “整點新聞快報:鴻發財務公司門口發生砍人事件,造成七人受傷。其中一人傷勢嚴重,舌頭被人割掉。據傳是黑X會仇殺,警方已經介入調查。后續情況,本臺將持續關注。”

    “阿天,辦妥了。”向華勝打電話給夏天道。

    “干凈么,別留下后患?”夏天問道。

    “放心了,那幫小子,我已經送去大馬了。”向華勝笑道。

    “好,謝謝你,勝哥,改天請你喝茶。”夏天笑道。

    “好。”向華勝點點頭,隨后掛了電話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明輝大廈,十六樓B座。

    那個女人一邊開著電視,一邊從衣柜里取出衣服,挨個兒的換給自己看。

    她最喜歡漂亮衣服,一看到它們就走不動道兒,恨不能買買買,全部買回家。

    就算是借高利貸,她也要買。

    “你果然漂亮啊~”她攬鏡自照,自賣自夸道。

    就在這時,電視播報整點新聞。

    一聽到“鴻發財務公司發生砍人事件”,她的耳朵就不禁一動。

    再聽到“黑X會仇殺”、“舌頭被割掉”等詞,她的臉色頓時就變了。

    也顧不得再試衣服,連忙搶到電視機前,就見那躺在擔架上的人,可不就是之前借錢給自己的下山豹么。

    “他莫非真的敢那么做?!”她大吃了一驚。

    再看到那幾位被砍的滿頭血的混混們,她頓時面如土色。(未完待續))。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,歡迎您來起點()投、,您的支持,就是我最大的動力。手機用戶請到閱讀。)      
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

小提示:按 回車[Enter]鍵 返回書目,按 ←鍵 返回上一頁, 按 →鍵 進入下一頁。

买十块三肖赔多少钱