聯系我們:通過郵件
歡迎光臨扔書網!
當前位置:扔書網 > 都市小說 > 穿越之娛樂香江 >

727【彗星來的那一夜】

    施南笙知道徐可雖然外表是個大人,其實內心深處還只是一個孩子。他對電影有一顆純潔的赤子之心,賺錢絕對不是他拍電影的首要目標。

    要不是電影工作室、新視覺特技工作室,都需要錢來維持運營。而徐可也需要通過賺錢來證明自己的實力,獲得繼續拍片的機會,他根本就不會拍《打工皇帝》、《開心鬼撞鬼》那類純粹商業性的喜劇片。

    雖然最后那幾部電影都賺了錢,但是施南笙知道徐可心里卻并不開心。因為他是被迫才拍那幾部電影的,所以心里會感覺到委屈。

    現在借著酒勁,徐可把心里話說了出來——想拍一部真正的好電影,就算賠錢也在所不惜。

    施南笙十分理解他心中的痛苦,因此沒有從中阻撓。因為她愛徐可,不喜歡看到他不快樂。所以就算是賠錢,賠得傾家蕩產也無所謂了。大不了從頭再來,反正又不是沒有試過。

    “不必那么悲壯。拍燒腦的高智商電影,最寶貴的是創意。其他都在其次了。”夏天見他們二人都擺出一副“為電影不怕破產”的大無畏樣子,忍不住擺擺手笑道,“我這個劇本用不了多少投資,依我看,用三十萬港幣就差不多了。”

    “哦?!”徐可和施南笙都眼睛一亮。

    若只是投資三十萬港幣的話,那還真的不必擔什么心了。電影工作室現在有資金四百多萬港幣呢。

    “夏先生,您這是什么故事呀,三十萬港幣就能拍?”周閏發好奇地問道。

    “是呀,給我們講講吧。”狄龍也好奇地問道。

    現在香港拍一部戲,投資至少也得百萬港幣。像姜大衞今年拍得《聽不到的說話》,都沒請什么名演員,就花了一百五十萬港幣呢。

    “這部戲的名字叫做《彗星來的那一夜》。”夏天微微一笑道。

    眾人一愣,眨了眨眼睛,“繼續呀,夏先生,彗星來的那一夜,發生什么事了么?”

    “彗星來的那個晚上,有幾位朋友,像你我一樣,在別墅聚餐。正當大家聊得高興時,忽然之間燈滅了,電話也不通了。有幾個人自告奮勇,去向鄰居求助。結果到了鄰居那里,卻沒人回應,只是拿回了一個盒子,而盒子里的物件,卻是在場那幾位朋友的照片……”夏天娓娓道來道。

    “他的鄰居是個變態?”施南笙皺著眉頭猜測道,“他在監視這些人,還把他們拍了照片?”

    夏天微微一笑,搖了搖頭。

    “聽我說,留在別墅里的人,則聽到外面有腳步聲,一個個嚇得不行。”他又笑著說道,“而出去求助的人,其中一個人是受傷回來的,而且情緒非常不對。當人們追問他到底發生何事時,他說他從鄰居家的窗戶往里看去,見到了……”夏天停了一下。

    “見到了什么?見到鄰居在殺人?”

    “見到鄰居是個鬼?

    眾人紛紛猜測道。

    徐可微微一笑,“不可能這么簡單地。”

    夏天點了點頭,“他看到的是——他的這些朋友們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意思?!他看到了別的朋友么?”施南笙疑惑的問道。

    “你是說,剛才跟他吃飯的朋友們,在鄰居家?”周閏發驚訝的問道。

    “嘶!這怎么可能?”王柤賢和狄龍都驚訝的道。

    明明去的是鄰居家,結果卻在那里看到了他的朋友們?!難道他的朋友都會瞬間移動么?!

    “當他說出來時,大家也都覺得不可思議。于是有人提出想要再去看一下,并打算在鄰居家門上貼個條,寫上‘我們不是壞人,我們只是想借電話……’”夏天笑著說道,“當他正在寫這張字條的時候,忽然聽到門外有敲門聲。一人過去將門打開,卻一下子愣住了。”

    “看到什么了?”王柤賢好奇地問道。

    “看到一只鬼?”周閏發問道。

    “我猜,應該是看到他們剛寫的那張字條吧。”徐可大膽猜測道。

    “那怎么可能,他們剛寫的字條,是要去貼給鄰居的,怎么會貼在自己家的門上?”王柤賢、施南笙、周閏發、陳義信異口同聲的反駁道。

    夏天卻向徐可拍了拍手,“不錯,徐導猜對了。門口沒有人,只有一張字條,上面寫著‘我們不是壞人,我們只是想借電話……’”

    “這是怎么回事?剛剛寫好的字條,怎么會出現在門上?那不是有兩張字條了?”周閏發疑惑的問道。

    “門口那張字條是誰寫的?”王柤賢好奇地問道。

    “我明白了,那個人說的話是真的。那個‘鄰居家’里的人,也是他們這一群人。所以他們想到做什么,那些人也想到做什么。所以他們寫了紙條,那些人也寫了紙條。剛剛他們去鄰居家求救,鄰居家剛剛也派人過來求救,這就是剛才屋里留守的人聽到外面異響的原因。”施南笙忽然一拍手道。

    “那就更不對,怎么世上會有兩撥相同的人呢?”陳義信疑惑的問道。

    “一定是克隆人!”王柤賢猜測道。

    “克隆”這個概念于本世紀初就被人提了出來。七零年代美國科幻小說家羅維克寫了一本《克隆人》科幻小說,紅極一時,令克隆的概念也開始為普羅大眾所熟知。“克隆”隨即成為熱門的科幻題材,受到一眾科幻小說作家的歡迎。

    像香港的倪眶就曾在八一年出版過科幻小說《后備》,講述勒曼醫院幫大人物制作克隆人“后備”,一旦大人物的身體出現意外,就會使用“后備”的器官進行移植的故事。

    TVB在八四年也推出一部名為《再版人》的電視劇,由梁超偉、劉佳玲主演,同樣講述克隆人的故事。梁超偉在劇中一人分飾兩角,一個斯文一個鬼馬,演技出色,展現出不俗實力,因此被公司相中之后得到力捧。

    聽王柤賢說那些人或許是克隆人,大家也都贊同的點了點頭。如果不是克隆人的話,怎么會有一模一樣的人呢?

    “夏先生,是克隆人么?”徐可疑惑的問道。

    如果只是克隆人的話,那這劇本也不算太驚艷。畢竟“克隆”的概念早就被影視劇引用過了,現在再拍,不過是嚼別人吃剩下的甘蔗渣而已,沒什么味道。

    如果不是克隆人的話,那他真不知該如何解釋,為何鄰居家還有另一組“他們”,以及為什么他們所寫的紙條為什么會貼在自己的門上。

    夏天擺擺手,“不是克隆人,而是平行世界的人。”

    “平行世界的人?”大家一聽,都有點迷糊了。

    “你們知道我編得電視劇《九五至尊》么?”夏天笑著問道。

    在場眾人都點了點頭。《九五至尊》是前些日子最火的電視劇,他們也都有所耳聞。

    “雍正和呂四娘通過九星連珠穿越來到現代,其實就相當于從一個平行世界穿越來到另一個平行世界。只不過他們穿越來到的這個平行世界,比他們的世界發展要快幾百年。”夏天解釋道。

    “我還是不懂。平行世界是什么意思呀?”王柤賢疑惑的撓撓頭道,感覺自己的腦袋都不夠用了。

    周閏發、狄龍、張國容、陳義信也露出匪夷所思的表情,搞不懂夏天在說什么故事。

    倒是徐可和施南笙兩位多少明白一點。

    “夏先生,你所說的平行世界,跟西方奇幻小說中的‘位面’,是不是有點相同啊?”徐可好奇地問道。他在美國讀過大學,同寢室有舍友是《龍與地下城》游戲的狂熱粉絲,所以他對“位面”并不陌生。

    “不太相同。奇幻小說中的‘位面’,多是指完全不同的世界。比如天堂位面,比如深淵位面,比如地獄位面。”夏天笑著說道,“我所說的平行世界,跟咱們這個世界大致相同。”

    “簡單舉個例子吧。六個平行世界就像六份電影一樣,各自有各自的故事,互相之間不會妨礙。”夏天解釋道,“但是有一天,A電影的主角竟然去到了B電影之中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徹底迷糊了。”王柤賢揪著頭發道。

    周閏發、張國容等人也都似懂非懂,“A電影的主角怎么會去到B電影中呢,那不就亂套了么?”他們疑惑的問道。

    徐可卻是冷不丁一拍手,一臉興奮的表情。夏天這么一說,他就想明白了。

    原本一個平行的世界,不知何故,或許是彗星的原因,從平行發展變成了互相交叉。兩個世界,相同的人,不同的命運,卻忽然交織在一起……

    這故事簡直棒極了!

    “我們可以把這個原因歸為‘彗星來了’。彗星就像剪刀一樣,把A電影和B電影的膠片連在了一起。這樣一來A電影的主角不就去到了B電影中么。”夏天解釋道。

    “我好像有點明白了。總之就是因為彗星來了,所以平行世界就交織在一起了。也因此就出現了兩組相同的人,而他們彼此卻不知情,所以產生了一系列的誤會和沖突。”施南笙言簡意賅的解釋道。(未完待續))。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,歡迎您來起點()投、,您的支持,就是我最大的動力。手機用戶請到閱讀。)      
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

小提示:按 回車[Enter]鍵 返回書目,按 ←鍵 返回上一頁, 按 →鍵 進入下一頁。

买十块三肖赔多少钱