聯系我們:通過郵件
歡迎光臨扔書網!
當前位置:扔書網 > 都市小說 > 穿越之娛樂香江 >

1247【絕不道歉】

    聽他這么說,陳義信和何超穹都不禁一愣。

    “天哥,我也看了今天的報紙,有好幾家電影公司老板都開炮了。吳思源、羅唯、岑劍勛、鄧光容……全都是香港影壇有頭有臉的人物。他們這么一搞,事情就鬧大了。”陳義信道,“依我看,還是道個歉,息事寧人的好。”

    “是呀,夏先生,我現在想想也覺得當時的發言不太謹慎,我可以向他們道歉的。”何超穹也說道。

    “不必,他們有頭有臉,那我就沒頭沒臉么!”夏天擺擺手道,“其實這件事說穿了,就是他們對無法參展不滿,卻又不敢對嘉禾發火,所以就借題發揮,把氣撒在了你身上。

    哼,他們惹不起嘉禾,卻敢來惹我的人,看來是我之前對他們太好了,讓他們都失去了敬畏之心!

    何小姐,你去明白告訴他們,我們絕對不會道歉。他們要是想繼續鬧得話,我樂意奉陪,就怕他們鬧不起!”

    聽他這么說,何超穹頓時如釋重負,開心的笑了起來。

    其實她又何嘗甘心向人低頭道歉呢,不過是擔心夏天難做,所以才主動提出要道歉的。可是現在見夏天如此強勢霸道,不惜一戰,也要保住自己,讓她頓時感激不已。

    “天哥,這樣做會不會不太好呀,那豈不是把人都得罪了?”陳義信一聽,擔心的道。

    “放心吧,義信,憑咱們現在的實力,就算是把全香港的電影公司都得罪了,又如何呢?傷得了咱們一根汗毛么?”夏天一聽,不屑的道,“做事要恩威并重,別人才會敬畏咱們,聽咱們的話。”

    香港電影市場現在雖然火爆,其實年度總票房不過十三四億港幣而已。即便算上海外收入,也不過二三十億港幣而已。

    而夏天一次供股,就可以賺八十億港幣,比全香港所有電影公司年度總收入加起來還多。因此根本不必擔心得罪他們。

    陳義信一聽,笑著點點頭,“說得倒也是。如果咱們肯的話,怕是可以打垮香港所有電影公司呢。”

    開電影公司,一要有資金,二要有人才。如果天下影業發狠的話,全香港的電影人都會被它搜羅到旗下,讓那些電影公司即便有錢,也無人可用,最后只能是關門歇業。

    “哎,一家獨大也不好,缺少競爭力,還是應該留幾家公司,陪太子讀書吧。”夏天笑道,“不過對于那些不識相、不聽話的公司,打垮了也就打垮了。既然不是咱們的人,那又何必客氣呢。”

    他所設計的未來,香港就只剩下三家電影公司,三條院線。其他電影公司要么選擇依附,要么就關門歇業。除此之外,不會再有第三條路。因此現在得罪也就得罪吧,反正早晚也要收拾它們的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陳義信笑著點點頭。

    何超穹聽夏天這么說,也覺得他實在霸氣極了,真是個頂天立地的男子漢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陳義信隨后按照夏天的指示,請了代理律師去跟邵氏談續約一事。同時又找了香港最知名的裝飾公司,讓他們幫忙制作十八個戲院招牌。

    見到天下影業派出律師,邵藝夫覺得有些麻煩了,后悔當初合約里不加優先條款就好了,搞得現在自己被這一條款鎖住,動彈不得。

    “爵士,天下影業的代理律師又來了,您見是不見?”彭及才走進來說道。

    “不見。”邵藝夫擺擺手,沒好氣的說道。

    夏天實在是太放肆了,談租約這樣重要的事,竟然連一個像樣的高層都不派來,而只派代理律師來跟自己談,簡直就是不把自己放在眼里。

    “那好,那我先讓他回去了。”彭及才點點頭,隨后又道,“不過爵士,總拖著不見也不是辦法,拖也拖不久的,最后還是要跟他們談的。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。”邵藝夫點了點頭,麻煩就麻煩在這里了。

    有那一條優先條款在,夏天就掌握著主動權。再加上他的資金又如此雄厚,可以說只要他想,這四家戲院就逃不出他手心。

    這正是邵藝夫最討厭的事。他現在恨不能夏天趕緊去死,又怎么甘心再看到夏天租下他的戲院賺錢。可是討厭歸討厭,他還真沒別的辦法。這就麻煩了。

    “爵士,我倒是有個主意。”彭及才看他愁容滿面的樣子,微微一笑道。

    “噢,快說!”邵藝夫一聽,頓時眼睛一亮,連忙問道。

    “據我所知,香港想租咱們戲院的電影公司有很多呢,像嘉禾、新藝城、德寶、好朋友等等。”彭及才道,“不過因為夏天有優先條款,所以那些電影公司都被嚇住了,沒那個實力,不敢再跟他搶了。

    我們可以跟其中一家商量一下,明面上讓他出高價租賃,嚇退夏天,私下里我們再以低價格成交。您覺得這條件如何?”

    “明修棧道,暗度陳倉?!好,好辦法!”邵藝夫一聽,眼睛一亮,拍手笑道。這個辦法還真是不錯,自己怎么早沒想起來呢。

    “不過,配合咱們演戲的這家公司一定要選好了,不能把戲演砸了。否則被夏天知道,咱們還是會有一場麻煩。”彭及才又道。

    如果那家公司把底泄了,到時候夏天追究起來,他們還是要賠償他損失的。

    “你說得不錯。”邵藝夫點點頭,“那你覺得哪家合適?”

    “我覺得嘉禾不合適。您看最近夏天跟鄒文淮合辦電影展,關系多親密,難免不會互通消息;新藝城也不太合適,前些日子,夏天剛把周閏發、梁佳輝借給他們,可見關系也是很親密的。”彭及才用排除法道。

    “你說得都有道理。”邵藝夫點了點頭,“那還剩下幾家了?德寶、好朋友,還有別人么?”

    “德寶和好朋友我覺得都可以。不過潘笛聲在電影方面并沒有太大野心,最近兩年來,德寶都沒有太多像樣的作品。”彭及才又分析道,“相反,曾智偉一向是個比較喜歡折騰的人,野心也一向比較大。如果把院線租借給他的話,相信他會給夏天造成不小的麻煩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邵藝夫一聽,笑著點了點頭,“聽說前些日子,曾智偉和鄒文淮、麥佳就斗得很厲害,很好,那就助他一臂之力吧!”

    “爵士英明!”彭及才一聽,笑著說道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對了,默多克最近回消息了沒有?”邵藝夫隨后又問道。

    “沒有。我想他們應該還是在研究吧,畢竟三億美元,不是一個小數目。”彭及才道。

    “那李家誠呢?”邵藝夫又道。

    “他也沒有消息。他好像怕得罪夏天,所以不敢接手。”彭及才又道。

    “哼,你不了解李家誠這個人,他才不是怕得罪夏天呢。他不過是嫌咱們要得價太高了,他不想接手而已。”邵藝夫擺擺手道。

    商場如戰場,只要經商,哪有不得罪人的。怕這怕那,還能成為香港第一富豪么!他才不信李家誠有那么膽小呢。

    “那咱們要不要降低一下價格?”彭及才建議道。

    默多克收購美國福克斯公司一半股份,才用了二點五億美元。而福克斯可是美國六大電影公司之一,而且本身也有電視臺等附屬子公司。

    現在邵藝夫想把無線一家電視臺賣出三億美元,說實話,價格還真是有點高。尤其最近無線丑聞纏身,收視率暴跌,股價也長期在低位徘徊。還賣這么貴,擺明是把人當冤大頭了。

    “不行,這個價格已經很厚道了。你要知道,這是香港唯二的電視臺,而且也是少數能影響到中國內陸的媒體。只要是做傳媒這一行的,就知道它有多重要。”邵藝夫擺擺手道。

    中國是全世界對媒體管控最嚴格的國家之一,除了官方媒體之外,任何國外的、私人的媒體都無法在那里生存。

    而無線和亞視是少數能影響到中國內陸的媒體,影響力遍及珠江三角洲地區。而這里恰恰是中國的經濟特區,也是最具潛力的地方。

    只要是對中國有興趣的傳媒,肯定會對他這家電視臺感興趣。而全世界又有哪家傳媒,不對這十三億人口垂涎三尺呢。

    所以說,三億美元的價格,絕對值得。甚至要不是因為最近一年來無線收視率暴跌,收入下降,他都有心開價五六億美元了。

    “那好吧,”彭及才點了點頭,“爵士,那我先去把天下影業的律師打發走了。”

    “嗯,去吧。”邵藝夫揮揮手道。

    彭及才出了邵藝夫的辦公室,隨后找了個無人的角落,掏出大哥大,撥了一個號碼,“喂,曾先生,你要我幫你辦的事我已經搞定了。不必客氣,你幫我我幫你嘛。剩下那一百五十萬港幣……”

    原來他剛才建議邵藝夫跟好朋友合作演一場戲,其實還是為了曾智偉給他的傭金。所以他巧舌如簧,先后將嘉禾、德寶、新藝城給排除了。

    “放心,只要合約一簽,剩下那一百五十萬港幣我一毫子都不會少你的。”曾智偉笑道。
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

小提示:按 回車[Enter]鍵 返回書目,按 ←鍵 返回上一頁, 按 →鍵 進入下一頁。

买十块三肖赔多少钱